[夢誌怪前傳]01--最後一次的英文課
入室警告(???):
"夢誌怪"系列是自創的紀錄小說

之所以說是紀錄

是因為這一系列小說的靈感是由數次的夢境去做記錄和改編

因為有五個不時出現的固定班底,總是在妖怪鬼魅一類的夢境中出現

加上這些夢境都很完整,那五個人也各有特色
故我與朋友合作,將五個人物作具體之設定,並將夢境以小說的形式記錄下來,留為往後創作之用的題材XD

本篇為夢境的紀錄,主要內容為夢境即有之情境,既有之人物;並依想像力稍加修飾
番外為將角色具體設定的單篇故事,主要內容雖以記錄為主,但包含作者部份統整後補完,所以應該也沒什麼文筆可言XD|||||看看就好吧(欸)

覺得作者腦子有洞的,也可以不要點開來看喔>___O*

剩餘的什麼時候會補完其實我也不清楚(欸),最近報告多到我寫到手好痛....一週兩份的手寫報告讓我真的寧可趕稿趕到手斷掉也好過寫報告寫到手抽筋(掩面)




『違反自然的人,總有一天會被自然淘汰。』



  我們總是喜歡自稱萬物之靈。




  自小我們便先入為主的認定著,我們是地球上最有智慧、最具靈性的優秀種族,而以此自豪。
肆無忌憚並自認理所當然的壓榨了其他與我們共存、甚或比我們還更早出現的"低階種族"的生存空間。

  這樣說來,我不否認我們確實很自私。

  直到環境汙染、氣候異變,我們才開始反省不懂與其他物種永續共存的幼稚行徑。
  而現今,我與和我相同的物種,正慢慢的學著體認,這個世界上並非只有人類一個物種存在......

  就以各種形式而言。






  這個夏天,是我和他初遇的季節。






  臨近大考的日子總是如此千遍一律。

  每天重覆著作業和考卷無限循環的地獄,還要幾乎每天都看各科老師不是語重心長,就是笑的很邪惡的告訴我們今天是倒數第幾天;也就是距第一次世界大戰......喔、不,我是說,第一次國中基測;我們還剩幾個日子可以垂死掙扎。

  千遍一律的日子,也是百年如一溼熱的台北的夏季。

  可惡的班導說考場沒有冷氣,要我們提早習慣在炎熱的室內作答;不准我們開冷氣就算了,這我很樂意相信老師真的是為我們著想;可是班導每次難得出現在教室上課時,都用一種連我都很想揍他的微帶笑意的語氣落井下石的說:「啊!你們班好熱啊、今天我們也提早五分鐘下課吧!我想回辦公室吹冷氣~」

  你這可惡的老猴子!!羨慕死了啦!


  今天也是千遍一律的上學日。但是在下午第二堂時,枯燥的模擬考前三天突然有了小小的變化。任教此節的科任英文老師今天請了病假,所以今天下午的最後兩堂課改成了自習課。


  這很不尋常。


  先不論英文是主科,而基測只剩迫在眉梢的短短86天。

  我因為學區的緣故,幸運的上了這間傳說中英文教學全台第一的明星國中,每年考上前三志願的人數多到出名。也正因此,我們學校的英文老師各各都是卯足全勁火力全開的在上課。
  
  這一點都不誇張。
  這些簡直像偏執狂的英文老師不但會親自去幫學生挑教材選講義,學生考的不理想還會憤慨得將自己關在廁所裡痛哭,嚇壞一票晚歸的同學誤以為廁所裡鬧鬼。

  然而就我所知,這批執著過頭還熱血過頭的英文老師彼此之間會私下互相較勁誰的學生優秀。班上的八卦網甚至還盛傳,老師們還會出賭金賭自己任教班級英文成績的名次;就不清楚廁所裡的那位老師到底賭了什麼東西下去了......。

  所以我看過任教我們班級的英文老師重感冒了還硬是要爬來上課。
  整個完全沒聲音了,他還很盡責的連"請翻開課本第26頁"都用板書寫!



  所以老師你今天是得了SARS嗎......?居然連爬都沒能爬來上課啊?




  「這樣沒什麼不好啊,改成自習課。來~同學們,我們來考數學~。」這是我們無良的班導在聽說不知道病成怎樣的英文老師不能來之後,很歡樂的第一反應。

  ......英文老師,雖然我常在你的課堂上不小心睡著,但是現在我還是替你默哀兩秒鐘。



  接著,除了英文課老師不尋常的請假。
  現在我們班所在的三年級樓層,也由小漸大的起了一陣不尋常的騷動。



  女同學們爭相走告,不間斷的發出高頻率的笑鬧聲;有幾個臉上還帶著可疑的紅暈......。而班上幾個座位比較靠窗的男生們也忍不住好奇的在窗邊門邊探頭探腦,想知道是什麼事情讓整個樓層的女生都這麼興奮。


  看見大家這種樣子,要知道,好奇心是會傳染的。
  我雖然沒有那麼大方的直接走到窗邊,但也盡力的扭著脖子想一探究竟;然後就在回頭之後不到五秒,我就看到有一小群人從走廊不疾不徐的走過。

  女同學們又是一陣騷動。


  帶頭走在人群前面的數個人是學校裡的行政老師和主任,還有我們所在樓層所有班級的班導;而隊伍末尾則由幾個穿著全身黑西裝的人押隊,靜靜的跟在三個年輕的男生之後一小段距離。而那三個男生裡面,有兩個人穿著我們學校嶄新的男生制服。







  我想大家大概看到這樣應該都曉得了,這三個人就是騷動引起的源頭。

  在我們學校三年級的班級。大考之前剩不到百日,轉來了兩位新學生。







  看清楚騷動的根源是兩個要轉學進來的男生而沒有女生之後,幾個男同學一臉悻悻然的縮回了腦袋,繼續與他的數學考卷奮鬥去了。

  不過我不得不說,走在隊伍中間的那三個人雖然都是男生,卻都長得相當搶眼;三個人就有三種完全不同的特質。讓班上除了女同學之外,連大多數的男生都不由自主的盯著他們看。

  三人之至中領頭的那個男生有著深邃的混血五官,金棕色頭髮白皮膚,還有讓多數東洋人羨慕的高佻身型;若不是他身上穿著已經繡上學號名字的校服,我搞不好會以為他是哪來的外國年輕明星來取景拍片的呢!

  他一路上不停的對我們女性同學擠眉弄眼,此起彼落的小小尖叫聲讓他身後兩位同伴兩上寫滿了無奈。




  「你玩夠了沒有,要丟臉也該有個限度。」

  就在金髮的混血兒開始對我們班上女生送上飛吻的同時,站再他後面的另外一位轉學生立刻不客氣的直接開砲了。說話的人聲音不大,但卻清楚得讓靠近窗邊的人都能聽見。

  這個說話的人有著相當中性的東方臉孔,黑色頭髮黑色眼睛;以及相較於前方混血的同伴相對矮小的東洋人體型。說實在的,若不是剛剛有聽見他的聲音,多數人要在第一眼就認出他是個男性其實有點難,加上他還留著過了腰的長髮......
  怪了,哪間國中的男生頭髮可以留這麼長的啊?
  而且一向抓我們服裝儀容抓超嚴的訓導主任就站在前面不遠耶!
  那個大猩猩魔鬼主任居然連瞪他都沒有,好神奇!


  「唉唷~你別這麼掃性嘛!這所學校裡好多正妹呢!你看、你看~你看嘛~~!」
  混血的轉學生跟他後面剛剛開口說話的東方學生似乎是舊識,而且還似乎不太懂什麼叫察言觀色;只見他一把勾撘上小他一個尺寸的東方同學的脖子,一邊爽朗的笑著這麼說,一邊以垂涎......咳、欣賞的目光打量著環繞週遭擠滿窗前的女同學。
  但我看去只覺得他笑得像個會帶著望遠鏡在泳池邊埋伏,偷窺比基尼辣妹還聚焦在人家胸部上的那種變態......


  ......搞不好他去拍 Play Boy之類的雜誌會變成紅牌!



  我似乎看見那個脖子被勾住的同學額頭上暴出了青筋。

  「好了。我們先去找你們的班導吧;等等就直接進教室,把安靜的環境留給這裡的學生吧。」
  就在氣氛一觸即發;那位長髮的東方學生貌似就要發難之前,站在最後面的第三位男性一手按住他的肩膀,面帶微笑的插話進來,完全不將現場劍拔弩張的緊張態勢放在眼裡,態度溫和自然的像是他剛剛根本沒聽見前面兩位學生險些槓上的對話。
  被這樣一壓制,原本可能還想說些什麼話反擊對方的東方同學冷哼了一聲之後倒沒多說什麼;連剛才不太看氣氛的混血學生不但沒再跟對方抬槓,還乖乖收回了四處亂瞥正妹的視線;雙手插在口袋裡,領先走向了隊伍最前方的老師群。而剛才還緊張凝滯的氣氛霎時崩解。 



  走在兩位轉學生之後的第三個人比較年長,看上去大概20出頭的年紀。長相不算特別帥或特別醜,但卻有著令人難忘的氣質;也不曉得是因為長相還是因為他穿著現在已相當少見的丈青色中式長袍,他給人一種溫文儒雅的古典書卷氣息,卻又有著不容他人質疑的強勢味道。
  「走了喔。」穿著唐裝的男人似乎對現在的氣氛很滿意,他仍舊笑笑的提示著旁邊臉上還凝著一層冰的轉學生跟上前面同伴的腳步,自己也腳步悠閒的繼續跟在兩個轉學生後面。

  走廊盡頭熱鬧了起來。
  看著他們走遠,班上的女同學們才一個一個意猶未盡的零落回座,並一邊壓低聲音熱烈的交談著希望那兩位轉學生裡面的誰可以轉到我們班上來。



  「好了喔同學們,我們再過10分鐘收卷~」剛才完全沒出聲制止我們的班導此刻涼涼的說著,一臉看好戲的表情提醒我們他還在教室裡等著收我們的考卷。然後在聽到班上女生們拖長尾音大聲的哀號"不要~~~"還開始嗲著聲音向老師撒嬌央求再多五分鐘的作答時間,班導才露出了愉悅笑容點頭允諾。

  可惡啊你這邪惡的老猴子!
  這是什麼該死的得逞笑容?這麼愉悅好刺眼啊!!

  ......果然很多男老師都吃女同學撒嬌這套。


  繼續碎唸了幾聲台上那隻老猴子之後把視線從老師臉上移回桌上的考卷,我才注意到了另一項活生生的悲劇.....我的數學考卷還有三題計算提沒有寫啊!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腦膜炎九尾狐. all rights reserved.